《魔兽世界》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连

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连

官网的介绍

《魔兽世界》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连

注意:与之前的希尔瓦娜斯的造型不同,新造型中希尔瓦娜斯的弓变了,而且,腰也被包上了:原造型见下,图引自风暴英雄。

《魔兽世界》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连

猎人的神器

《魔兽世界》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连

注意:根据官方透露出来的关于神器的消息,这把弓应该为射击猎人专用,而根据透露出来的灰烬使者,凡是神器都有大量相关的剧情任务。

关于瓦格里

在希尔瓦娜斯官方小说《黑夜边缘》中的相关描述:

相关部分之一

随着一声惊呼,她(注:希尔瓦娜斯)发现她被包围了。九名女战士飘浮在她周围,围成一个圈,她们的美貌比她更甚。瓦格里们也以生前面貌现身了。她们有的黑发拂面,晒黑的脸上嵌着宝石般的蓝色眼瞳。有些的金发垂面,皮肤如同阳光照射在白雪上一般白皙。她们面色柔润,下巴却刚毅无比。她们的手臂圆润结实;大腿光滑强健。她们每个人手中的武器都各不相同:有的持矛,有的操戟,还有的手握一柄精钢打造,闪亮血槽纵贯剑身的双手巨剑。她们每个人,都是自己那辈中最伟大的战士。

她们全都跟我一样,希尔瓦娜斯发现。自负,求胜,骄傲。

“是的,我们来了,”手握双手巨剑的金发瓦格里回答道,就好像希尔瓦娜斯像她们提问了一样了。她的声音浑厚充盈。“我是召唤者安海尔德。这些姐妹,与我同为战斗侍女,而如今只得九人幸存。我们生时侍奉北地的战士,死后也将继续我们的侍奉。” “侍奉巫妖王。” 安海尔德被激怒了。“您会选择去侍奉巫妖王吗?”她反问道。

“那这些呢?这些幻象究竟是什么?”希尔瓦娜斯问道。

“未来的景象。”安海尔德解释说。“每一个生命终结时,其记忆都会被唤醒。而这些,是您的。”

“为了满足自己的征服欲,地狱咆哮浪费部落的资源,直至掏空整个部落。这点无需水晶球就能预见。”希尔瓦娜斯感觉到那古老的怒火重新燃起,可她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反应。她感觉不到任何东西。“你们把我带到了哪里?我应该是死了。”

“您的确死了,”一个一头乌发的瓦格里说道。

“我尝过被湮灭的感觉,”希尔瓦娜斯反驳道。“你们肯定是把我困在地狱里了。为什么?”

安海尔德保持耐心,她用平缓慎重的语气回答道:“我们是为了向您展示,您的死所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以及,为您提供一个选择……”

“我已作出我的选择,”希尔瓦娜斯打断了瓦格里的话。

“您的人民将灭亡!”灰发瓦格里说道。生前,她是最年轻的战斗侍女;死后,她则是最没耐心的。

希尔瓦娜斯想起了她的人民。他们与他们的前身——天灾亡灵完全不同,这些满怀渴望却困惑缠身的行尸走肉在洛丹伦的废都里抱成一团,共同进退。被遗忘者如今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民族了:作为一个散发恶臭、浑身淤血、躯体毫无生命气息的群体,他们精于格斗,善于将奥术魔法用于毁灭性用途,而且还不受道德的束缚。他们被磨练成一种完美的武器。她的武器。她训练他们,是为了让他们有朝一日能击出致命的一击。至于他们的命运,她毫不在乎。

“那就让他们灭亡吧!”希尔瓦娜斯尖叫着。“我跟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安海尔德举手示意她的同袍妹妹不要说话。“嘘,阿加莎。她还没有明白。她必须看到更多的景象。”瓦格里的首领用她发着绿光的眼睛盯着希尔瓦娜斯,眼角嵌着悲伤。“希尔瓦娜斯·风行者,您所追求的湮灭归于您。我们将不再阻止。”

安海尔德双眼紧闭,她们的形态立刻消散成看不清面目的灵体。

希尔瓦娜斯感觉自己被拉走了,感觉天旋地转。万物消失,时间停止。

“她消失了!”阿加莎不禁哀号。

相关部分之二

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女士正在自由落体。不过这并非是在物理意义上;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在冰冠堡垒脚下粉身碎骨。坠落的是她的灵魂,像暴风雨中的失去动力的船一样,迷失方向。

她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她记不清了。她是被阿尔萨斯杀死的吗?还是自杀?抑或是遭到了瓦格里的审判?这里没有时间的概念。她的一生不是一系列的事件,而只是一个瞬间,无限虚空中一个思维的闪光点。

她的眼前只有黑暗。

然后她觉得自己正在坠落——真的感觉到了,这是长久以来的第一次。她退缩了。在极度痛苦中。

她来到了这里,她感觉自己灵魂再次完整了,却只感觉到痛苦。难道灵魂再次完整,就意味着无尽痛苦吗。冰冷。绝望。

恐惧。

无尽黑暗中异象丛生。但她认不出来,因为生者世界绝对没有这么恐怖的东西。利爪撕扯着她,她想尖叫,却喊不出来。她的背后有眼睛盯着,可她却无法回头。

后悔。

她感觉到有熟悉的东西存在。她认出来了。那种曾经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嘲笑。阿尔萨斯?阿尔萨斯·米奈希尔?在这里?他的元神绝望地向她冲了过来,然后在这恐怖的再会中退缩了。这个存在,正是将要成为巫妖王的男孩。可他不过是个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金发孩童,独自承受他错误一生的恶果。如果希尔瓦娜斯的灵魂当时没在经受蹂躏和折磨,那她甚至可能会对他——这还是第一次——产生一丝怜悯。

在集合了世间一切痛苦和无限罪恶的地方,巫妖王——微不足道。

现在异象盯上她了。她被围了起来。它们愉快地折磨蹂躏着她的意识,以她的痛苦为乐。

恐怖。

她将永远留在这里:无边的虚空,黑暗,充满痛苦的未知领域。

她不知道那道光芒冲破黑暗究竟花了一瞬,还是一生的时间。她们张开双臂,来救她了。黑暗中,九个拥有非人美貌的瓦格里用一轮光晕隐藏了希尔瓦娜斯。

她发觉自己身形变小,赤身裸体。她缩成了一团。她重新获得发声能力后的第一声就是啼哭。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失败了。不过,瓦格里并不这么认为。

“希尔瓦娜斯女士,”安海尔德用平滑的声音说道。她触摸着精灵游侠的脸颊。“我们需要您。”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我们与休眠中的巫妖王的意志连结在一起,被囚禁在冰冠之巅,几乎永远。我们渴望自由,就跟从前的您一样。”安海尔德跪在希尔瓦娜斯身边,其余瓦格里手挽手聚集在她们周围。“我们需要一个容器,一个和我们一样,尚武又强壮的容器。一个感悟过生与死的容器。一个经历过光与暗的容器。一个值得——值得拥有超越生与死的力量的,容器。” “我们需要您,”阿加莎重复了一遍,她的黑发在光芒中自由飘动。 “我的姐妹将获得解脱,从巫妖王的束缚中永远解脱。不过,她们的灵魂将与您连结在一起,”安海尔德继续说道。“希尔瓦娜斯·风行者,黑暗女士,被遗忘者的女妖之王……您将通过瓦格里姐妹的帮助,重新行走于生者的世界。只要她们活着,您也将活着。自由,生命……以及超越死亡的力量。这就是我们的协议。您愿意接受我们的馈赠吗?” 希尔瓦娜斯给出了她的回复,但不是马上。在湮灭之中沉浮的经历让她充满恐惧。即便是现在,她也感觉身边狂风肆虐。这是她解脱的唯一机会。但是她不愿意将接受安海尔德协议的基础建立在恐惧之上。她想先感悟更多理由。生死至交。义结金兰。姐妹。她们分则各自受困,合则脱出生天……而且,凭借她们,她将推迟她必然的命运。

“是的。”她说。“协议达成。”

安海尔德坚决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来,她的面容模糊鬼魅。“协议已经生效,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她说。“我的姐妹是您的了,而您,将主宰生命与死亡。”她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让我替您下地狱。”

耀眼光芒,光芒万丈。

希尔瓦娜斯醒来的时候,她的身体尽管依然扭曲,却是完整的,冰冠堡垒犹如墓碑耸立其上。安海尔德死了。希尔瓦娜斯身边环列余下的八个瓦格里。

她们和她,生死与共。

相关部分之三

吉尔尼斯

“你是什么东西,胆敢撤销我的命令?”加尔鲁什驱狼向前,质问着她。兽人向她靠近,他巨大的身形对她产生莫大压力。他怒目而视。

希尔瓦娜斯并没有移动或者回避。“以前我的跟你一样,加尔鲁什,”她回答道,她的声音十分轻微平稳,只有大酋长一人能听见。“我曾经视我的臣民为工具,我的囊中之箭。”她伸手摘下帽子,黑色的眼睛直视着他。她的眼神充满活力,瞪大的黝黑瞳孔深处蕴含着怒火,即将爆发。

那一刻,没有人敢直视希尔瓦娜斯·风行者的双眼。除了加尔鲁什。

而他看见的,是无边的虚空,永恒的黑暗。那眼中有着恐惧,但不仅如此。那眼中有着即使是大酋长也感到害怕的东西。他的狼本能地悄悄离开。

“加尔鲁什·地狱咆哮。我曾在死者的国度走了一遭。我曾亲眼见识过永恒的黑暗。你的言。你的行。统统吓唬不了我。”

亡灵军队集结在黑暗女士周围准备保护她。黑暗女士依然是那个黑暗女士,无论身体还是灵魂。但是对她而言,被遗忘者再也不是她的囊中之箭或者其他什么工具了。他们是对抗永恒的壁垒。只要她还活着一天,他们就该被使用在刀刃上,而不是被一个愚蠢的兽人白白浪费掉。

大酋长收起斧头,放回背上,他的坐骑从她面前蹑足而过。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把他的目光从她的眼睛上移开。

“很好,黑暗女士,”他的承诺响得足够让所有人听到。“我们将攻下吉尔尼斯……用你的方式。”

他踢了一下他的坐骑,踏着泥浆缓步向自己的军队走去。我会盯紧你的,他自言自语着。

地狱咆哮的眼睛会盯着你,比以前还要紧。

军团再临中关于瓦格里的相关内容

勇气大厅:高耸入云,位于风暴海姆(国译风暴峡湾:风暴峡湾居住着数千年前离开诺森德的维库人。)的云端之上,升级时会经历的地下城。灵感来源于瓦尔哈拉殿堂。最强大的维库战士。将会揭示瓦格里的起源。

4、关于有谣传说希尔瓦纳斯会是团队副本首领:官方回复:“这很有趣”。

希尔瓦娜斯的命运

1、从瓦格里出发

首先,来对首领描述中的几句话解释一下:“唯一能够阻止厄运降临的是她的瓦格里们,然而这些灵魂状态的守卫者中只有很少几位还在保卫着她。”

“很少”是多少呢?

一开始是九个和希尔瓦娜斯定了契约,然后立刻就用掉了一个来解希尔瓦娜斯的跳冰封王座自杀:八个

在银松森林,高佛雷勋爵一记黑枪,复活希尔瓦娜斯用掉了三个:五个

在安多哈尔的战斗中,萨萨里安做掉一个瓦格里:四个

确实不多了。

第二句话:“她的命运来到了悬崖边缘,希尔瓦娜斯必须迅速做出决定,为了保护她的人民到底可以牺牲到什么地步……以及,这些人民是否比她的灵魂更加宝贵。”

这句话非常有意思,从字面上分析:希尔瓦娜斯要在两个东西之间做出选择:“她的人民”和“她的灵魂”。

她的人民显然就是被遗忘者,问题是“她的灵魂”是啥?

从理论上来说,她真正的灵魂早在被阿尔萨斯杀死的时候就被吸到霜之哀伤里面了,就和小萨鲁法尔一样,换句话说当然不在现在的希尔瓦娜斯体内,也不是什么希尔瓦娜斯可以拿来选择的对象。

很显然,这里的“她的灵魂”从上一句来推测,就是指:“消耗目前只剩四个的瓦格里来复活自己”。

那么,“消耗瓦格里”和被遗忘者之间为什么是一个二选一的关系?

换言之:为什么瓦格里消耗光了,被遗忘者就会死?要被遗忘者生存下去,就不能消耗瓦格里复活希尔瓦娜斯?

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这个选择是由希尔瓦娜斯做出的?

推测一下:会不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希尔瓦娜斯遭受重创,必须要消耗全部的四个瓦格里才能复活,然而如果所有瓦格里都耗尽,那就意味着被遗忘者再也不能复活尸体,再也不能增加自己的数量,被遗忘者最终必将在联盟部落的对立战斗中被消耗殆尽。

这一推测的一个佐证,就是希尔瓦娜斯把腰包了起来,原先露出的腰,忽然被包了起来。合理推测一下,这突然出现的皮护腰是为了遮掩什么,比如一个巨大而致命的伤口,那显然是很合理的。

那么,希尔瓦娜斯会做出何种选择?

从官方小说中的最后一段可以看出,希尔瓦娜斯真正在乎的,还是她自己。

换言之,她肯定会消耗所有的瓦格里来复活自己。

然后在《军团再临》中,顺理成章地,她就会派出被遗忘者去风暴海姆寻觅新的瓦格里来填补空缺,在官方小说中的第一段可以看出:既然巫妖王可以强迫一些瓦格里服侍他,那么希尔瓦娜斯同样可以。

值得注意的是:考虑到“勇气大厅”将会揭示瓦格里的起源,很有可能其中会有被遗忘者派出的试图拉拢或者抓捕瓦格里的队伍。

2、从神器出发

7.0神器的每个独特的造型解锁,都需要完成四个任务。

《魔兽世界》希女王7.0剧情推断:神器或与瓦格里相关连

而值得注意的是对“净化的灰烬使者”的描述:麦格尼·铜须锻造了最初的灰烬使者,他再次打造了它,使它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

麦格尼·铜须是铁炉堡的国王,而神器是不分种族的。

换言之,即使你是一个牛头人圣骑士,只要你是惩戒骑,麦格尼·铜须也会给你再次打造灰烬使者。

这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麦格尼·铜须现在还是一颗大钻石。如果他复活,那么矮人的剧情就要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不孝女!”“我生了他的孩子!”“老夫今日便要清理门户!”“你杀吧,我生是黑铁的人,死是黑铁的死人!”“大哥,虎毒不食子啊!”“嗯?这个按钮有什么用?”

他哪里来的闲心给你再次打造灰烬使者?

换句话说,所有的神器任务都应当是两个阵营都能比较合理地完成的。

这个先放一边,再来分析“萨斯多拉,风行者的遗产”

关于它的描述是这样的:这把弓是精灵家族的传家宝,也曾被银月城一位声名狼籍的游侠将军据为己有。

“风行者的遗产”、“银月城一位声名狼籍的游侠将军”,这曾经属于谁已经是呼之欲出了:希尔瓦娜斯。

除非暴雪又编一个姓风行者,并且名声差的游侠将军出来,否则实在想不出来这还有可能是谁。

再考虑到希尔瓦娜斯忽然换了自己的弓,那么事情就很明显了:这把射击猎人的神器是从希尔瓦娜斯那里得到的。

问题来了,如果你是联盟的射击猎人,那你自然可以通过击败希尔瓦娜斯来得到她的弓,但是如果你是部落呢?

更进一步的,如果你是被遗忘者射击猎人呢?一个被遗忘者神情猥琐地对希尔瓦娜斯的尸体上下其手最后拿到她的弓————坦白讲这有点诡异。

补充:

银月城声名狼藉的游侠将军怎么会是希尔瓦纳斯,除非她生前在银月城私生活混乱,不然怎么也算不上银月城声名狼藉的游侠将军。

没有指定是银月城,应该是国服在翻译的时候稍微发挥了一下。

排除法:

目前姓风行者的出过场的四个人:

最先排除《巨龙之夜》中的泽恩达瑞·风行者,因为他是个法师

风行者三姐妹:

三妹:温蕾萨·风行者

二姐: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大姐:奥蕾莉亚·风行者

从以上三个人中选出一个最声名狼藉的游侠将军,那也只有二姐了。

结论  综合以上分析,对希尔瓦娜斯在新资料片中的相关剧情推测如下:

希尔瓦娜斯与某个意图消灭瓦格里的中立势力,有可能是银白十字军,也有可能是黑锋要塞,爆发了一场冲突。

冲突中,希尔瓦娜斯身受重伤,不得已消耗了全部的瓦格里来复活自己,冲突势力看到目标达成,于是撤退。

希尔瓦娜斯得知破碎群岛的风暴海姆有瓦格里出现,于是派遣自己的得力手下:凋零者秘密前去抓捕新的瓦格里。

为了增强凋零者的实力,希尔瓦娜斯把自己原先用的弓:萨斯多拉,风行者的遗产交给了他。

冒险者在勇气大厅发现了前来抓捕瓦格里的凋零者,凋零者为了灭口,决定杀掉指挥官,不幸被反杀。

某些职业为射击猎人的冒险者发现凋零者的弓似乎颇有来头,于是顺手带走,开启神器任务。

希尔瓦娜斯进本?“那很有趣”,换言之:“那当然不可能”啦。

咪咕体育咪咕体育直播咪咕体育直播嘻嘻斗地主四川体彩网

about author

admin

3613885717@qq.com

Lorem ipsum dolor sit amet, consectetur adipiscing elit, sed do eiusmod tempor incididunt ut labore et dolore magna aliqua. Ut enim ad minim veniam,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laboris nisi ut aliquip ex ea commodo consequa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